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过年了,买条甘蔗扛回家 甜美生活掂过碌蔗

原标题:甜美生活掂过碌蔗

正是甘蔗丰收的季节,南沙、番禺的甘蔗成熟了,营养丰富的冬蔗,正是春节里最甜蜜、最有幸福感的时令食品。每逢过年前夕,花市上、街口花档、水果店,总能看到高高的、梢头还余留鲜绿禾叶的甘蔗,一捆捆竖靠一旁,等待着人们买了扛回家,摆放于大厅,祈求来年“由头甜到尾”。

寓意甜美的岭南恩物

人们喜欢甘蔗,甘蔗也寓意着美好。关于甘蔗的歇后语不少,娃娃吃甘蔗——初尝甜头;夫妻吃甘蔗——甜言蜜语;吃着甘蔗上花山——步步高节节甜;梦里吃甘蔗——想得倒甜;坐着吃甘蔗——一节一节来;倒着啃甘蔗——越来越甜;从梢吃甘蔗——一节更比一节甜。单一条甘蔗也对应着两个歇后语——没有两头甜,或者叫老来甜。

甘蔗,总是与甜有关。但在所有的俗语中,广州人最爱的还是这句:掂过碌蔗。粤语“掂”有“直”之意,“碌”是一条的意思,取甘蔗枝干之笔直,字面上解释:比甘蔗还要直,用来比喻事情进展非常顺利。

当然,我也喜欢这个解释:粤语“掂”、甜音近,若比甘蔗还“掂”,还甜,那自然是事情办得顺,心里比蔗甜。

掂过碌蔗的蔗,从花市扛回来,就有了来年从头甜到尾、顺风又顺水的好意头。因为甘蔗节节向上生长,又有了步步高升的好意头。所以哪怕搬进电梯麻烦,也要把整条甘蔗搬回家,到元宵节后才截成段削皮吃。

甘蔗除了有甜蜜的属性,还有另一特点:生长繁殖容易。甘蔗截节插种后就能繁衍生长,甘蔗及其制品蔗糖就成为这些属性的象征物,出现在民俗活动中。比如,在潮人的婚嫁活动中,甘蔗和蔗糖被作为重要的馈赠礼物。甘蔗段表示婚后生活节节甜蜜,早生儿女;带头尾的甘蔗则暗示二人有头有尾,白头偕老。

甜蜜的甘蔗,正是南方恩物。甘蔗喜光喜温,是亚热带、热带特有作物,在中国,以广东、广西、福建、海南、台湾等土壤肥沃、阳光充足的地方出产的甘蔗最为甘润甜美。

在偶然读到的一本《楚辞植物图鉴》中看到关于甘蔗的知识,更是刷新了我对甘蔗的认识。中国是最早人工培植甘蔗和制糖的国家,按照书作者、植物学家潘富俊的研究,中国最早记录甘蔗的文献是《楚辞》:《楚辞·招魂》有句:“?鳖炮羔,有柘浆些。”“柘”通“蔗”,柘浆即甘蔗汁,可见早在战国末期就已有甘蔗汁了。潘富俊进一步指出,这里提到的“柘”应是原产于华南的“中国竹蔗型种”。这种白皮细秆的甘蔗,至今仍遍见于广东,粤语呼为竹蔗,可以榨汁鲜饮,亦常与白茅(《楚辞》也有写到)共煲,煮成清凉下火的茅根竹蔗水。

不妨大胆推断:在2300多年前,也许屈原已饮过咱广东人至今还在喝的竹蔗茅根水。当然,甘蔗在汉代以前都被视为稀有的高尚食品,只有富贵人家才得以品尝,也是当时重要的祭献祖先的供品。

挑选甘蔗有门道

民间有“清明蔗,毒过蛇”的说法。甘蔗的糖分含量高,如果储存时间过长,在气温升高的情况下很容易滋生霉菌,产生霉变,也就是见到的“红心”甘蔗,这种霉菌叫“节菱孢霉菌”。“节菱孢霉菌”会产生一种叫“3-硝基丙酸”的嗜神经毒素,这种毒素主要损害中枢神经系统。有些人食用红心甘蔗后中毒症状较轻未能引起重视,但还是建议不要心存侥幸,一旦发现红心甘蔗还是丢弃为好。

新鲜甘蔗质地坚硬,瓤部呈乳白色,有清香味。霉变的甘蔗质地较软,瓤部颜色略深,呈淡褐色,闻之无味或略有酒糟味。

因此,挑选甘蔗应掌握以下原则:

1.选择茎秆粗硬光滑的。选择紫皮甘蔗时,皮泽光亮,挂有白霜,颜色越黑越好。颜色越深说明甘蔗越老,甘蔗是越老越甜。

2.看质地、闻气味。新鲜甘蔗质地坚硬,瓤部呈乳白色,清香味好的甘蔗剥开洁白,质地紧密,富含汁液,有清爽气息。有异味的、发霉味道的不选。

3.选粗细均匀、节头少的甘蔗。过细不能选,过粗也不建议,选择相对中等粗细的甘蔗。

4.选直不选弯。甘蔗弯来弯去的可能有虫口,要挑选相对直的甘蔗。

由于甘蔗含糖量较高,糖尿病患者、代谢异常及血脂高的人要谨慎食用。脾胃虚寒、胃腹寒疼者不宜食用。普通人群食用时也要注意节制,控制糖的总摄入量。

榨汁鲜饮入馔皆宜

从用途来分,甘蔗主要分三种:一种是用来榨糖的紫皮蔗,果皮硬,一般不作食用;一种是果蔗,有紫皮和青皮之分;还有一种是作为烹饪辅料的竹蔗,形状较为纤细。

直接榨汁鲜饮,甜得入心。

茅根竹蔗胡萝卜马蹄水,这是广东最常见的一款饮品,凉茶铺常见,自己在家也容易做:将竹蔗或甘蔗、茅根同煮,根据个人爱好,添加胡萝卜、马蹄,有人喜加薏米,也有人放点雪梨片、葛根,都很清甜润嗓,去热去燥。

甘蔗也可入馔。

同样是甘蔗、茅根,加入猪骨或鱼骨煲成汤,就是一味粤式煲汤。

此外,制作火锅、焖煮羊肉菜式时加入甘蔗,除了能增加清甜味之外,还能起到辟味去腥的用途;在煲制鲍鱼、制作豉油鸡时,也有厨师会加入竹蔗。

甘蔗羊肉听起来像黑暗料理,其实二者绝配。因为羊肉是发物,属温补,有人吃了之后容易上火、燥热。甘蔗很润,性寒,清热降火,二者中和之后,温而不燥。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刘丽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