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英格兰]BenMoon|采访英国攀岩历史传奇人物|英国攀岩口述历史

  • 最新
  • 精选
  • 区块链
  • 汽车
  • 创意科技
  • 媒体达人
  • 电影音乐
  • 娱乐休闲
  • 生活旅行
  • 学习工具
  • 历史读书
  • 金融理财
  • 美食菜谱

[英格兰]Ben Moon|采访英国攀岩历史传奇人物|英国攀岩口述历史

喜马拉雅登山论坛 喜马拉雅登山论坛 2020-08-03

编译:Mintina


       采访英国攀岩者,Ben Moon,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早期世界上最为伟大的攀登者之一,完成了标志性的首攀,如英国境内首条难度为8a的路线,位于威尔士Lower Pen Trwyn岩壁的Statement of Youth和Raven Tor岩壁的Hubble,这被视作是世界上首条8c+级别线路,而且持续被看做是世界上第一条9a难度路线。


       出生于1966年,Ben Moon是他自己这一代最为顶尖的攀岩者之一,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在塑造运动攀岩方面和抱石攀爬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从运动出现开始,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Moon的先锋攀登难度从8a一路达到9a级别,一路绝尘,令他之前和同辈及之后的绝大部分攀爬者望尘莫及。


       开始接触攀岩后,根据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标准,传统攀岩的学徒,16岁时,他离开位于伦敦的家,并移居位于北部的谢菲尔德郡,这里是英国攀岩的中心,为了加入一小队几乎全职攀登任何岩壁的攀岩者。依靠失业救济金生活,并经常与Jerry Moffat一同攀爬,1984年,时年18岁的Moon以北威尔士Lower Pen Trwyn岩壁Statement of Youth路线的首攀,震惊了英国攀岩圈;定为8a级别,这条线路从难度方面和风格方面被证明极具突破性,在那个年代,完全安置螺栓的抱石路线在英国根本不被接受。Dave Cuthbertson的大师级线路,Requiem,他于一年之前在苏格兰Dumbarton Rock岩壁开辟,被视作是难度最高的路线,但是由于这是一条传统线路,Statement of Youth路线预示着英国运动攀岩改革的真正开始。时至今日,这里依然被视作是英国境内名声最为显赫的运动线路。


       Moon的坚持和动力,结合全新的红点攀岩技巧,证明远比缓慢得多的伸缩摆动风格有效得多,结果标准以年为基础极速提升。在重复攀爬法国境内的全部最高难度路线 - 尤其是Buoux地区的三条重要线路,Antoine Le Menestrel开辟的8b+级别的La Rage de Vivre,Marc Le Menestrel的Le Minimum及Jean-Baptiste Tribout的Le Spectre du Sur-Mutant - 1989年早些时候,留着标志性脏辫的Moon首攀了Agincourt路线,法国境内首条8c级别线路,也是世界上最早的8c难度路线之一。


        数月后,他把这个数字翻倍,开辟了法国境内第二条8c级别线路,Volx岩壁的Maginot Line(也被称之为Le Plafond),及那些为他运动攀岩生涯拓宽道路的路线,上世纪九十年代早期Ravon Tor岩壁的Hubble。Font 8B+级别的区域与7c+难度的线路相连,这条极为类似抱石风格的石灰石岩面测试路线被视作为世界上第一条8c+级别路线,尽管必须说明,在存在的30年的历史里,这里仅有六次重复攀登 - 而且很多世界上最为顶尖的攀岩者从这里无功而返 - 也随之出现的正面的传言,其难度或达9a。如果情况是这样,那么这意味着,Moon跳过整整一个级别,从世界上首条8c级别线路,Wolfgang Güllich在Frankenjura地区开辟的Wallstreet直接跃升至9a水平。有趣的是,这也意味着,世界的9a难度标尺路线,Wolfgang Güllich于1991年首攀的Action Directe不再被视为是世界上首条该级别线路。历史有可能被重新书写,而未来的重复攀登也会对此进行验证。


       1993年,Moon重返Lower Pen Trwyn岩壁,首攀了8c+那怒怼的Sea of Tranquility路线,而且他海拔目光锁定在难度甚至更高的线路,Kilnsey岩壁巨大的凸起岩面路线,North Buttress。这条颇具挑战的线路有着波纹状区域,需要全新级别水平的力量和坚持,在一系列令人惊叹的尝试后,伤病迫使Moon放弃这条最终由Steve McClure于2000年自由首攀,9a级别的路线。


       在自己攀爬的鼎盛时期,Moon也把大量时间用于抱石攀登,结果就是出现了一系列高难度首攀,例如美国Joe's山谷的Black Lung线路(Fb 8B难度),Slipstones岩壁的Cypher线路(同等难度)和2006年,他在Burbage岩壁首攀的展示路线,Voyager(Fb 8B+难度)。2015年,他证明了年龄不是完成高难度运动线路的限制,时年48岁,他攀爬了Malham山洞9a级别的Rainshadow路线,随后,2018年,他进行了英格兰Raven Tor岩壁极具挑战的8c+难度Evolution线路难得一见的重复攀登。


       在一次和下一次高难度攀爬之间,Moon会把时间留给自己的家庭,还有他的生意,Moon Climibing公司,这件公司主要销售攀岩服装,装备,当然,还有极受欢迎的Moon手指板训练墙壁。与他的同辈人,Wolfgang Güllich发明的悬垂板颇为相似,Monn手指板成为很多世界攀岩墙壁训练设备的标准物件,为世界各地的攀岩者提供攀爬同样路线的机会。只有为数不多的人可以说,他们成功攀爬了Moon在户外开辟的线路之一,不过,他们至少有幸尝试他在Moon手指板上设定的标尺路线。以下是对这位英国攀岩传奇的采访内容。


       Ben,你是否能够回顾一下,讲述一切如何开始,让我们简单了解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英国攀岩的景象?


       我在16岁时离家,17岁时移居谢菲尔德郡。我回顾青年时期,认为那些最棒的时光。自14岁起,我完全痴迷于攀爬,但是每年仅能进行数次攀登。一旦离开学校,家,移居谢菲尔德郡,我可以每日攀岩,这基本上就是我们所做的全部的事情。当时(1983年)没有(室内)攀岩墙壁,所以我们在任何可能的时候去往室外攀爬,无论天气状况如何。我唯一的一点钱便是政府支付给我的,每两周约40英镑。这比我朋友们的金额更少,因为我不到18岁。我生活在升降机的车斗中,机器开到何处便在那里进行攀登。这是完全的自由状态,我在早期这些年,学到了大量关于攀岩的知识。1983年,我完成的难度最高的线路约为E3级别(或许是6b+),而1984年夏季,我已经完成了Statement of Youth路线。1985年,我进行了Buoux岩壁Chouca线路的第三次攀爬,当时,其难度定为8b。这是我人生之中一段非常特殊的时期。


       所以,请你谈谈恰如其分的名字,Statement of Youth,你在年仅18岁时取得成功。这被视作是英国境内首条8a级别路线,这是国内难度最高的线路。


       谢谢,但是我并不确定这是否正确。一年前,Dave Cuthbertson攀登了苏格兰Dumbarton Rock岩壁Requiem路线,这是超过8a级别的传统线路。我只能说,1984年,Statement是英国最早的8a路线之一。这被视作是国内难度最高的攀岩线路之一,但是这为何引起如此之多的关注不仅仅是因为这里难度很高,也是因为我在这里安置了六个或是七个螺栓。在我进行攀爬之前,这里并不是一条辅助路线,这是一条完整的全新线路,恰巧成为了国内难度最高的路线之一。当我首次站在Statement of Youth线路底部,我已经考虑使用传统装备对部分区域进行保护,但是随后,我认为这的确颇为滑稽可笑,并决定一路放置螺栓。我也的确这样去做。所以,从很多方面来说,这是国内首条恰当的高难度运动路线。


       重要的是理解,上世纪八十年代早期,使用螺栓属于全新的尝试,尤其是在英国,但是并不适宜。


       是的,的确如此。1984年,运动攀岩在英国并不存在。所有的线路或是传统路线,又或是如同我提及的,辅助线路,随后被自由攀登。英国有部分路线安置了凸轮或是螺栓但是螺栓是辅助攀爬使用的螺栓,所以全部都非常老旧,而且生锈,并不十分安全。我们现今所知道的运动攀岩在1984年并不存在,而Statement of Youth是国内最早的运动线路之一。所以,是的,这里颇具争议。


        你是否预想过会出现争议?


        并非如此。当时,我所有一同攀登过的同辈都知道运动攀岩正在形成。Jerry Moffat,我自己及其他人,之前数年,我们所有人都在法国进行攀爬,而且看到了欧洲的状况。这个大陆的标准极速提升,并试图推动家乡的传统攀爬标准,但是并不实际。


        你提及Jerry。你们二人是一支很棒的团队!


        Jerry不再攀登,这确实很遗憾,显然,我们依然保持着联系。他的部分线路依然是这个国家最棒的路线,毋庸置疑。绝对是一位令人惊叹的攀岩者。


        你大多数去往法国的旅行都一路到达Buoux地区。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Buoux地区是世界运动攀岩关键的着力点,人们,如Le Menestrel兄弟,Patrick Edlinger和很多其他人在Buoux地区全部开辟了极高难度线路。路线难度介于8b,8b+区间。毋庸置疑,这是必须到访,测试自己的地点。


        而且留下自己的印迹,Agincourt线路,法国首条8c级别线路。


        1988年,我用时十日时间,重复攀爬了La rage di Vivre路线,Le Minimum路线和Le Spectre路线,当时,这是Buoux岩壁难度最高的线路,而且也排在世界难度最高路线之列。我的状态很棒。Agincourt依然是老旧的辅助线路,我知道数位法国攀岩者曾在这里进行查看。这是一条开放目标路线,一些人安置了数个螺栓,我认为我将在那年的11月一试,最终在1989年1月取得成功。


        听起来颇为迅速!


        事实上,我的进展不算那么快,显然没有在Didier Rabtoutou在重复攀爬时那样快速!1988年11月,首次来到岩壁,我或许用时12日时间进行尝试。起初,我找到了去往辅助线路右侧的方式,随后,我的一位朋友发现了去往左端的更好的方式,这也是我最终采纳的方法。不过,1989年1月,我必须返回进行红点攀登。我认为我在1月的第二日尝试过程中结束攀爬,但是如果你算上1988年的12日,那么速度不算太快。


        诚实地说,两周时间,完成处于当时难度巅峰的线路听起来不算太久。1987年,Wolfgang Güllich开辟了世界上第一条8c级别路线,位于Frankenjura地区的Wallstreet,但是当时依然没有太多的8c难度线路出现。显然,法国绝对没有!如果现在有人在两周内开辟一条9a级别路线,这绝对会被视作是迅速。


       我才想这是真的,但是当时,感觉时间持续很久。我也没有在Hubble路线花费太多时间,共约十日,在我进行红点攀爬之前两年。直至Northern Lights线路,我从未真正在一条路线用时如此之久。漫长的围攻或许更像是现代的做法,现在,我自己也会这样做。但是,我们似乎不会仅是在一条目标线路停留太久。


       Wolfgang在你完成Agincourt路线前开辟了Wallstreet线路。当时人们对于世界上首条8c级别线路的反应如何?


       实话实说,我并不记得何时首次听闻Wallstreet路线,互联网络并不存在。我记得事实上,Wolfgang进行了攀爬,并给出德国定级,随后,他认为部分岩点被损坏,而填补了一些握点,令尝试过程难度更高。毋庸置疑,这被视作是8c级别,世界上首条8c难度线路。我到访德国时进行过一次尝试。看起来难度很高。非常,非常类似抱石路线。


       Buoux地区的热度已经不如从前,但是迟早会随着Marc Le Menestrel为知名的Bombé bleu目标线路安置螺栓而再次回到聚光灯下,大量世界最为顶尖的攀岩者曾在这里进行尝试,其中包括你本人。


       是的,的确如此,或许是在1990年。看起来,难度非常,非常高,极具未来感。内心深处,我或许认为无法攀登,至少对于我来说如此,尽管我的确在英国复制了这条线路。我从未在复制路线取得成功。我的确阅读到一些人曾在这里一试,并通过了全部的岩点,我对于感到颇为意外。看到有人能够完成路线确实很好!这里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


       1990年,你处在巅峰状态,并首攀了Raven Tor岩壁的Hubble线路,这被看作是你的大师级路线。


       好吧,这或许并非我最棒的线路,不过,从难度来说,我认为你能够这样定义。


       那么你认为哪一条是你最棒的路线?


       很难回答!Statement of Youth是一条我感到颇为骄傲的线路。这不是难度最高的路线,但的确是一条经典线路。如果你希望攀爬一条8a级别路线,并绳索在英国,那么,这是每个人都希望尝试的线路。


       谈及你在6月完成的Hubble路线。当时,这被视作是世界上首条8c+级别路线。或许其具有更大的意义。


       是的。当然。好吧,我认为这绝对有着更多的含义,每个人似乎都接受,Adam Ondra说到,其感觉如同9a级别,在全新的向导手册中,这里被描述为9a难度。相较于8c+级别,这是一个全新的难度水平。这里依然没有出现太多重复攀爬。


       或许需要更多的时间,当这里出现更多重复攀登时,才能得到更好的审查。让我们想像一下,这里的确为9a级别:从8c至9a难度,避开8c+级别,的确是一种跃升。


       巨大的飞跃,是的。我想这是当我攀爬时,我或许从未考虑过给出9a定级的原因之一。跨越两个级别看起来似乎地确不太正确。当你在自己的绝对极限水平攀登,很难将是极限所展示的意义。如果一些区域的感觉比另外一些区域难度更高,这并不一定意味着,整整高出一个级别水平,这是难度级别的顶端。事实上,定级的确很难。而且如同我所说,事实上,这并未耗费我太多的时间。共约十日,1990年,我取得成功当年仅尝试了六日。事情迅速成行。从一方面来说,我并未意识到,自己完成了一件特别的事情,仅是结束一年前的未完之事。


       这样的速度是否归结于事实上,这的确非常适合你的攀登风格?


        我或许是以力量为核心的人,尽管我知道自己的耐力表现非常出色。但是Hubble实际是一条抱石线路,六个岩点,或许约为8B/8B+级别的抱石路线,如果你拥有力量,你很有可能迅速结束攀爬。所以是的,这或许适合我的风格。


       你是否真的在自己的屋顶內复制了这条线路?


       是的,的确如此,但是其太过容易,所以毫无用处。Hubble基本上是从地面直接开始的一条有着六个极高难度岩点的抱石路线。在抱石线路之后,你攀登一条7c+难度路线,你不能从这里掉落,尽管我的确从这里滑落。我认为我感到极为震惊,我发现自己攀爬通过我在这里保守心理折磨的抱石区域!我休息一日,并于第二日结束攀登。令人惊叹,这是30年前。连接并未发生变化,尽管握点或许变得更为光滑,这也为实际的攀爬增添了一点难度。


       出于好奇,你是否重复攀登过自己开辟的高难度路线?


       仅有Miginot Line线路,回溯至1992年,在尝试Action Directe路线之前。


       事实上,这也引出接下来的问题,Action Directe,被描述为世界上9a级别标尺的线路。


       好吧,Wolfgang于1991年首攀,在我开辟Hubble路线之前一年,我于1992年4月去往德国进行尝试。显然,这里难度很高,但是我认为与Hubble线路的难度相近。我记得与Wolfgang在电话中进行交谈,他显然对于我的意见颇感兴趣,关于Action Directe线路和Hubble路线的比较。他迫切地期望尝试我的线路,但是遗憾的是他遭遇了悲剧性的车祸。那次旅行期间,我在Action路线停留了五日时间,三日进行尝试,两日红点攀爬,并到达很高的地点,在这里,结束攀爬之前,你需要向左侧横跨去往顶端。


       颇高?这的确很高!


       是的,但是遗憾的是,我受伤了。当我们到达时,这里简直令人难以置信的寒冷,有轻微的暴雪。事实上,状况不错,但是的确很难让你的手指保持温暖,或许这也是我为何会受伤的原因之一。当年9月,我回到这里,试图再次进行尝试,但是只要我回到岩壁,我的手指便开始感到疼痛,而且此次,我再也未能一试。


       你是否愿意返回?


        我希望再一次进行尝试,了解现在的感受。相当有趣,近日,我观看了youtube频道上的部分视频,多年来,这里出现了大量攀爬,更好的连接方式被发现,显然位于中间区域,这里的确有有一处复杂的岩点,人们可以采用不同的技巧通过。而且事实上,我红点攀登掉落的地点也可以有不同的攀爬方式。所以是的,我期待能够再次一试。


       有趣的是,一条有着如此至少的岩点线路上有全新的连接被发现。


       一直如此,人们优化岩点,在过程中寻找不同的连接,让(攀爬)变得更为出色且更为有效。这就是攀岩的过程。


       谈论一下连接。关于Northern Lights线路?这里有一系列岩点...


       是的,的确如此!我于1993年首先开始尝试位于Kilnsey岩壁的Northern Lights路线,我在接下来三年时间里用时约30日时间进行攀爬。再一次说明,起初这是一条老旧的辅助线路,随后Mark Leach安置了部分螺栓,在完成Hubble路线后,我四周环顾,寻找全新的目标。我未能完成红点攀登,并最终放弃,上世纪九十年代晚些时候,Steve McClure联系我,询问这是否是开放目标线路,我告诉他,非常欢迎他进行一试,尤其是因为我在当时已经放弃运动攀岩,而且仅仅专注于抱石攀爬。他在2000年结束攀登,并给出9a的定级,尽管我个人认为这里应该是9a+难度。Steve发现了与我的方法略有不同的连接,或许略显容易,但是依然充满挑战:在约12米处时,我向右抓握一个岩点,事实上,他则去往左侧,这样约有3或是4米的差别,但是难度依然很高。自重返运动攀岩后,我再次进行尝试,并在约三年时间里不断尝试,并非常接近取得成功,但是最终却未能结束攀爬。我认为我花费了约90日时间。如果与我其他的线路进行比较,对于我来说,这的确是一条巨大的目标线路。


       你是否依然期待一试?


       是的,这是一条令人惊叹的线路,我的确非常喜欢。Kilnsey岩壁是一处令人泄气的攀爬地点,因为状况总是不佳,既是因为天气,也是因为事实上,没有明显原因,岩壁就会变得潮湿,这数次阻止我进行尝试。但是诚实地说,这的确是我在任何地点遇到过的最棒的路线,这是一条纯粹,直接的线路。在约3或是4米容易的区域后,你径直来到路线难度最高的岩点,随后,从这里去往顶端,毫无停歇,或许仅有两处可以涂抹镁粉的地点。这是是否值得使用镁粉的分水岭,因为几乎无法停下,而且甚至很难挂扣好快挂。这就如同800米冲刺。三分钟攀登,特定的难度,的确非常,非常持续,我可以说,约在7B+/7C+范围。这确实是一条很酷的路线。


       你近日说到,你的状态很棒。你今年53岁。显然,你不算年老,但是你也绝非最为年轻,而且很多,很多年以来,一直在进行高难度攀登。


       令人惊叹,但是我的确感到自己的状态很好。我的力量不像我更为年轻时那样大,或许比过去减弱了10%或是15%,但是我的耐力状况的确不错。我的体重并未发生变化,我没有任何严重的伤病,我仅是感觉我的攀爬表现很好。或许,我非常幸运能够这样的基因!


       所有这些年的高难度攀登,没有任何严重的伤病,这的确是一门艺术。


       过去30年间,这项运动发生了很大变化,现在,有令人震惊数量的知识。我显然进行了很长时间的训练,我比自己年轻时更为睿智,或许也更为敏感。


       你认为什么是你自己最大的资本之一?


       我的动力。一切全部归结于此。如果你没有动力,无论你多么优秀,你都无法完成任何事情。当然,我并非总是极具动力,例如我女儿出生的最初五年时间,我的热情有所减退,但是一切如常,动力起起伏伏,但是重要的是,当你并非极具动力时,那么就暂时搁置,继续生活,直至你的动力重新回归。


       你最大的弱点?


       嗯,让我想想。或许是我的记忆?


       你对于攀岩依然有着完整的了解。现今是否有任何事情令你感到意外?


       好吧,顶尖攀岩者的水平,尤其是Adam Ondra,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我对于高难度攀爬颇具经验,显然,达到超过9a级别的水平,但是9b难度,9b+难度,9c难度...这确实让人震惊。世界上最为出色攀岩者的力量和体能水平相当出色。


       谈及力量。你是否认为(现今的)攀岩者比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你们那一代人(的力量)要大得多?


       是的,我的确这样想。强壮得多,体能状态也好得多。令人惊叹不已。我的意思是,他们在已经完成一条9a级别运动线路后,依然还能完成一些难度极高,Font 8b+级别的抱石路线。


       1-5-9。这究竟有何意义?而且这是否意味着你们这一代人回归?


       好吧,事实上,我上位完成1-5-9!1981年,我在自己家后院搭建了最初的手指板,这里仅够1-5-8.5高度,不过我们把其称之为1-5-9,因为这里有9个环。总之,进行攀爬依然非常负载,而且当时没有很多人能够去的成功。我并不知道这如何帮助你进行攀登,但是显然会让你拥有很大的信心。不过这是极具技术性的运动路线,而且有时,我认为,青年时期在所有风格岩壁上的攀爬比所有这些年的训练更有助益。我不知道,如果你有时间,那么尽可能尝试多样性的攀爬。这也是我所说的,我艰苦训练,攀登难度更高的线路!


       在保护垫出现之前,你自己的确有一段时间里极为专注于抱石攀岩。


       完全正确,是的!好吧,自我移居谢菲尔德郡以来,我一直专注于抱石攀登,Jerry对于抱石攀爬相当严肃,所有我在一段时间里对此也颇为投入,当时我们没有任何保护垫。我记得,Marc Le Menestrel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早期来到英国,他徒步去往Stanage地区,他的背上背着保护垫的雏形,我们所有人都想知道,这究竟是什么。这是我们看到的最初的保护点,但是两三年时间里,这突然之间成为日常装备。现在,我简直无法在没有保护垫的情况下,想像高难度抱石路线攀登,但是当时,这些并不存在,你只能径直攀爬。


       一段时间里,抱石攀登是你人生中极为重要的部分。


       我于1995年放弃运动攀岩,接下来十年时间里,完全专注于抱石攀爬。在我未能完成自己位于Kilnsey岩壁的长期目标线路后,我失去了为运动攀登训练的动力,因为看起来这相当耗费时间。1997年,我成立了自己第一间公司,名为S7,这也需要时间。我喜爱抱石攀爬带来的自由。你仅需要一点装备,无需同伴,不用太多时间完成高难度线路。感觉这并不像是运动攀岩那样巨大的付出。我认为Voyager Low Start路线对于我有着重要意义,因为这是我攀爬过的难度最高的抱石线路之一,而且很长时间未出现重复攀登。这也的确是一条很酷的路线,我在攀登之前多年便看到这里。我对于如Slipstones岩壁的Cypher线路,Little Cottonwood峡谷的Eclipse线路颇感骄傲。这是你感到最为骄傲的出色路线。


       运动攀岩和抱石攀岩。那么关于传统攀登呢?


       好吧,我依然攀爬了大量(该类别)线路。我只是把自己视作为一名攀岩者,我尝试各种风格,运动,抱石,传统,室内攀登。我喜爱所有项目,尽管我依然专注于高难度运动路线的攀爬。我的确喜爱抱石攀岩,但是难度的确很高,而且颇具体能挑战,尤其是在室外,你必须总是从岩面跳下。尽管我依然可以这样做,但是当你在50多岁的年纪,你开始希望照顾自己的身体,并尽可能地让尽可能长久地晕妆,所以,我并不希望尝试高处抱石路线,因为我的膝盖和臀部存在骨折的风险。


       的确非常合理。把经历全部投入在一条目标线路令你的人生很难专注于其他事物。你有家庭,一个年轻的女儿,你自己的公司。平衡这一切应该是一个挑战。


       这令我保持忙碌!但是生意不错,在近20年后,我有一支很棒的团队一同工作,而且可以完全信任他们,这意味着,我有足够的时间进行训练,攀岩,并照顾我的家人。


       谈及练习和生意,你的Moon手指板看起来成为了即使不是所有健身房必备,也是大部分健身房必须拥有的标准训练设备!


       好吧,自2006年起,我一直在从事相关工作,但是事情实在我们配备了LED系统和app软件后才真正开始热销。Moon手指板出现是因为我们在谢菲尔德郡有一间教室,在那里,我们进行最为基本的抓握和手指板训练,我产生了标准化固定握点手指板的想法,这样每个人都可以重新建造,攀登完全相同的路线。十年间,我一直在做这件事情,一些人分别联系我,Dale Cebula,一位app软件开发者和来自阿拉斯加的Chad Jensen研发了LED系统,一起,我们制造了Moon手指板的LED版本,并可以通过蓝牙使用app。自此,实现从力量到力量的对比,但是的确经过了很长时间。我看到人们享受其中,的确感到非常高兴。


       从某些方面来说,这对于室内攀岩岩壁来说非常理想,因为无需设定任何线路。


        好吧,这是有趣的事情之一,因为现今大多数岩壁的运用方式是,每4 - 6周重新设定路线,所以随着全新的线路出现,这里没有任何参考的标尺。在教室內最初50°的岩面,这些线路使用了将近20年时间。对于Moon手指板来说,也是如此 ,路线一直在这里,这样你可以训练,真正地衡量你的力量和体能状态,看到自己在过程中的进展。我也发现,这在你们的时代依然颇为有用。如果你仅有40分钟时间,借住app,你可以颇为快速地下载一些列线路。我个人认为这对于完成大量中级水平的路线的力量耐力锻炼颇为有效。


        30多年前,你还参加了最初的国际攀岩赛事。


       自1986年,我开始在意大利Bardonecchia地区参与赛事,持续约7年时间,主要是领攀,因为抱石攀爬比赛并不存在。颇为有趣,尽管,我必须承认,我一直略感失望,因为我从未真正因为自己的能力取得成就。这或许是因为我在心理方面挣扎。谈及至此,我的确数次站在领奖台上,并在世界杯系列比赛中排名前十,所以,我可以说,不算太糟。


       当时的比赛究竟多么重要?在英国,起初事情颇具争议。


       在英国,是的,在我到访的其他地点却截然不同。最初的比赛位于峭壁,这显然不算太好,因为路线被敲击,被粘合,但是赛事很快移入室内,而且饱受欢迎。比赛是攀岩运动的重要部分,为运动增添了多样性。现在,这是攀岩极为,极为重要的内容。或许现今,室内攀岩比户外攀登更为重要!显然,更多的人在室内,而非室外攀爬。显然,英国运动攀岩岩壁不如上世纪九十年代那样人潮涌动,即使,更多人开始接触攀登。


       你们是否想到攀岩会成为奥林匹克运动会项目?你是否曾梦想过?


       我个人从来没有梦想过,但是组织攀岩赛事的人们显然在30年时间里一直保有这样的梦想,这的确是他们巨大的目标,我确信他们对于看到这样的进展感到极为高兴。我认为这的确很棒,如果我更为年轻,我非常愿意进行尝试,并获得参赛资格,这是不可思议的机会。


       最后一个问题,Ben:你现在感到极为兴奋的事情为何?


       保持健康,并试图尽可能地攀登我能力范围内难度最高的线路。我非常,非常期待能够尝试,并完成Northern Lights路线。我认为这是一条我错失的路线,但是过去数年到访这里后,我认为我或许能够进行攀爬,我仅是需要一点运气。我们拭目以待。



链接:www.moonclimbing.com

1990年,Ben Moon首攀英格兰Ravon Tor岩壁Hubble线路:世界上首条难度为8c+的路线

照片提供:Ben Moon archive

Ben Moon攀登法国Buoux岩壁8b难度La Mission线路

照片提供:Ben Moon archive

2006年,Ben Moon首攀英格兰Peak District地区Burbaga North岩壁8B+难度Voyager线路

照片提供:Ben Moon archive

2018年,Ben Moon重复攀登英格兰Raven Tor岩壁8c+难度Evolution线路,该路线由Jerry Moffatt于1995年首攀

照片提供:Ray Wood

Ben Moon攀登Hubble线路,其位于英格兰Ravon Tor岩壁的大师级路线,他于1990年首攀

照片提供:Steve Lewis

Jerry Moffatt和Ben Moon在Jerry位于谢菲尔德郡居所的屋顶专注训练

照片提供:Moffatt Collection

Chris Gore,Ben Moon,Martin Atkinson

照片提供:AGF Bernardinatti

Ben Moon身处Fontainebleau地区经典抱石线路

照片提供:A Muerte

Ben Moon尝试英格兰Kilnsey岩壁9a难度Northern Lights线路

照片提供:Ben Moon archive

2015年,Ben Moon重复攀登英格兰Malham山洞9a难度Rainshadow线路

照片提供:Ben Moon archive

Ben Moon攀登法国Buoux岩壁La Rose et Le Vampire线路

照片提供:Ben Moon archive

Ben Moon重复攀登英格兰Malham山洞9a难度Rainshadow线路

照片提供:Ben Pritchard

Ben Moon攀登英格兰Malham山洞9a难度Rainshadow线路

照片提供:Steve Lewis/moonclimbing.com

Ben Moon攀登英格兰Malham山洞9a难度Rainshadow线路

照片提供:Steve Lewis/moonclimbing.com

深水徒手独立攀登:Jean-Baptiste Tribout,Ben Moon,平山 裕示,Boone Speed

照片提供:The North Face ®/Eddie Gianelloni

攀登传奇:Ben Moon

照片提供:The North Face ®/Matteo Morcellin

攀登传奇:平山 裕示 & Ben Moon

照片提供:The North Face ®/Damiano Levati

攀登传奇:Ben Moon

照片提供:The North Face ®/Eddie Gianelloni

2000年早期,Jerry Moffatt和Ben Moon together与Marco Bussu

照片提供:archivio Marco Bussu

英国登山者Ben Moon

照片提供:Ben Moon



信息来源:Ben Moon


    前往看一看

    看一看入口已关闭

    在“设置”-“通用”-“发现页管理”打开“看一看”入口

    我知道了

    已发送

    发送到看一看

    发送中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取消 允许

    取消 允许

    微信版本过低

    当前微信版本不支持该功能,请升级至最新版本。

    我知道了 前往更新

    确定删除回复吗?

    取消 删除

      知道了

      长按识别前往小程序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Twitter豆瓣百度贴吧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喜马拉雅登山论坛 微信二维码

      喜马拉雅登山论坛 微信二维码

      喜马拉雅登山论坛 最新文章

      [英格兰]Ben Moon|采访英国攀岩历史传奇人物|英国攀岩口述历史  2020-08-03

      [尼泊尔]2003年尼泊尔努子峰The Crystal Snake线路  2020-08-03

      [尼泊尔]尼泊尔重新开放秋季登山季,登山者是否会返回?|答案是否定的  2020-08-02

      ?[瑞士]马特洪峰的首次攀登  2020-08-02

      [俄罗斯]Alexey Rubtsov - 世界级Djan Tugan地区的抱石攀岩  2020-08-01

      [美]19岁的N. Grossman攀登8B难度Freaks of theIndustry线路  2020-08-01

      [美国]Tis-sa-ack | Ascent杂志文章  2020-07-31

      [美国]Alex Puccio攀登8B+难度Reverse Logic线路及其他  2020-07-31

      [拉脱维亚]Karlis Bardelis-首位从南美洲划船去往亚洲的探险者  2020-07-30

      [美国]Jerry Roberts,南部难度攀岩教父离世,享年54岁  2020-07-30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 document.write('');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