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小心凌晨12:00的开关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网易云音乐变成了“丧文化”潮流聚集地,凌晨12点仿佛是一个隐形的神秘开关,准时打开一众男女的情绪开关。昏暗的灯光,“全世界只剩下自己在听”的耳机、和准备酝酿的“预热型抑郁”情绪,一切刚刚好。


当我超过第三次看到深夜朋友圈里的一句“所以爱会消失,对吗?”的文案时,我知道事情不简单……
这种带着戏谑和调侃的“情感梗”在各社交平台变得随处可见。而这次情感喷涌的出口来自网易云,其他平台到处是网易云评论区的搬运工。(当然,互联网里大概率每个人都做过搬运工。)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网易云音乐变成了“丧文化”潮流聚集地,凌晨12点仿佛是一个隐形的神秘开关,准时打开一众男女的情绪开关。昏暗的灯光,“全世界只剩下自己在听”的耳机、和准备酝酿的“预热型抑郁”情绪,一切刚刚好。

太宰治的“生而为人,我很抱歉”成为身份通行语录,还有人为此在后面自主造句“人间很值得,我不会再来了”。但其实,这句话不是太宰治说的,而是诗人寺内寿太郎原创的,原话也不是生而为人,而是生而在世(生まれて、すみません):本意是指对于给别人添麻烦这件事感到抱歉。

在“网抑云”里,人均焦虑症,人均失恋,人均失业,人均家丧,似乎每个人都经历过或正在遭遇着这世界上所有的不公与残酷,在网抑云里彼此依偎,“惺惺相惜”。


前段时间,“网愈云”计划在微博被顶上热搜,这不仅是一次对抑郁症人群和负面情绪群体的帮助,更是一双直接让“网抑云”现象进入大众视野的推手。
记得很久以前,网易云还是那种能够抒发情怀,怀念旧时光的音乐平台,大家在这里追述曾经粉过的偶像和听那首歌的少年时光,也有不拘一格的独立音乐人与粉丝们在评论区毫无隔阂地讨论作品、畅想生活。

现在似乎一切都变了。

“网抑云”,是时代病吗?
世界卫生组织预计,到2020年,抑郁症可能成为仅次于心脑血管病的人类第二大疾病。在全球范围内,每年因抑郁症自杀死亡的人数高达100万人。抑郁症的发病率是11%,即每10个人中就可能有1个抑郁症患者。
在这个时代,有一点不可否认的是我们正面临着更大的生存压力,在现实社会中面临着依靠财富、能力等维度的更多元的外在评判标准。而当我们每个人以这样的标准来有意无意地评判自己的时候,难免会对自己产生责备,难免会想起自己劣势、羞耻、没有进步希望的部分。

在弥漫着普遍焦虑、忧心情绪的社会里,我们的确更有可能产生抑郁等一系列的负面情绪。但这或许并不是这个时代才开始产生的,更或许它并不能用“病“来定义。
《像我们一样疯狂——美式心理疾病的全球化》作者伊森·沃特斯曾指出:“人类的绝大多数文化中确实有一种普遍的心境状态和一系列的行为,与失落或者失去他人有关,或是丧失了社会身份或个人动力。但同时不同文化对上述的存在状态都有自己独特的表达、形容和理解。“
在中华民族文化经历了社会上广泛的焦虑和冲突时,就特别容易被新的有关心理或疯狂的信念乘虚而入。在中国,也许“网抑云“此类导向抑郁的情绪表达方式就是时代变迁不可避免的调整过程。
寻求群体归属的“网抑云“丧文化者
据生活榜《2019年度幸福报告》调查,一线城市受访者幸福感评分的差异化现象高于其他城市,自评最高分和最低分的受访者占比均比其他城市高。经济发达、人口众多的一线大都市,有着更高的经济生活水平,却往往让人更容易缺失归属感。

在一线漂泊的人群,不仅背负着更高的生活压力,同时也不得不面对自己内心归属感缺失的现状。他们或许是网抑云的一份子,白天是体面的都市丽人,晚上则变成了带耳机在被窝里独自悲伤的网抑云们。
所以在他们在评论区给自己贴上抑郁症的标签寻求群体认同也不难理解,“丧文化”形成了一种亚文化,有着自己的文化群体,吸引着有这种文化倾向的人加入,从中获得归属感和认同感。
在网易云这样的音乐平台上:伤感的音乐评论往往会得到更多人的点赞和共鸣,这就奠定了一个受欢迎的文字风格的“模板”,即使是欢快或嘻哈的歌曲,多愁善感的评论也完全可以适应。而悲伤和怀念又是最容易触发深度共鸣的情绪,因此从概率上讲,流露悲伤情感的评论容易得到更多的点赞和回复。

丧文化者们在网抑云上释放自己的负面情绪,同时也在不断寻找对自己悲惨遭遇的认同感,在一次次的小布尔乔亚式的自我表达与云友点赞回复中不断强化自己的情绪痛苦感,让自己情绪的释放变得更富有正义感,企图把他们提升到某种时代意义上的高度。

“责任分散效应“下的抑言抑语
心理学大师弗洛伊德说:“未被表达的情绪永远都不会消失。它们只是被活埋了,有朝一日会以更丑恶的方式爆发出来。”
生活榜《2019年健康报告》调查显示:平均接近六成受访者有负面情绪时,因为不想麻烦别人,不愿意向人倾诉。现代都市人的独自“硬扛”模式,让大部分人的心理健康问题没有得到正视。而面对身心的亚健康问题,平均仅有14.3%的受访者会向专业人士求助。
相较于父母、伴侣或朋友,有时面对互不相干的陌生人,更能够没有顾虑地表达负面情绪,所以不难理解这么多人在网易云音乐评论区分享自己的心情和经历。

但理解不等于认同,允许“丧文化”的存在不等于宣扬和追捧“丧文化”。

这些网抑云们有时会过度夸大自己的遭遇,异化悲伤情绪的表达,让抑郁的疏导变得更像是表演,在这一过程中他们或许会忘记自己评论的出发点,不再是为了倾诉,而是为了博得更多关注和讨论,好像在说:“我真的很惨,快来看看我吧。”
他们在表达的时候忘记了自己需要承担的责任,而期待他人能够承担的多一点,于是种种操作,让“网抑云”真正变成了一个梗。于是抑郁症就变成狼来了的故事。

而那些真的抑郁症患者会不可避免的被误伤,他们或许又缺少了一个倾诉的渠道,成为最大的牺牲品,而这种牺牲是不加引号的,那么实际的牺牲,因为抑郁症患者真的会做出无法挽回的选择。

“网愈云”来了,别怕
网易云音乐在8月3日推出了“云村评论治愈计划”,邀请心理专家、心理专业志愿者加入“云村治愈所”,还推出了“抱抱”彩蛋功能。让真正感到孤独和悲伤的人们,可以在评论区继续表达,互相安慰,从“网抑云”到“网愈云”,这最终也是我们都期待的抑郁人群应该得到的友善对待。
从有抑郁情绪到真正发展为抑郁症需要一个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人们除了寻求他人帮助,自己也可以做好一些事情以预防抑郁症的产生。根据生活榜《2019健康报告》中显示:00、90、80后是“熬夜星人”,33%的00后受访者表示几乎每天熬夜。超过一半的00后受访者熬夜没有特殊原因,只是生活习惯。90、80后则超过一半受访者因 工作和家庭原因而熬夜。
而在一项针对32470名女性、持续4年的睡眠情况研究发现,如果被试者偏早入睡,得抑郁的几率最低;而“夜猫子”则会比正常人患抑郁的几率高6%。长期失眠的人群与正常睡眠的人相比,将来会患有抑郁的几率高10倍,患有焦虑的几率高17倍。
所以有负面情绪的人群可以先从睡好一觉开始,然后脑袋里头想着汪曾祺先生说过的那句:“今天应该快活。”睁眼开始新的一天。
实际上,抑郁情绪大概率每个人都会有,不是病,每个人应该学会自我调节,而抑郁症真的是一种疾病。抑郁症就在我们的身边,俯拾皆是,随处可见。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七十亿人口中约有三亿抑郁症患者。在美国,抑郁症的终生发病率高达 20%——也就是说,五分之一的人会在一生中的某段时间患上抑郁症。
只是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从过去到今天,大多数得它的人从来没有机会发声而已。网抑云的存在也许是负面的,因为丧文化者们总是沉浸在自己赋予悲伤的意义中自娱自乐,以为面对抑郁症就像莱昂回答玛蒂尔达的那句“always like this”一样唯美而富有可观赏性。

但是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它又让反向更多的人认识到了抑郁症,人们在批评和嘲弄网抑云的同时也开始更加真实和慎重地对待抑郁症人群。


如果,
凌晨12点是打开情绪的开关
那么,
希望你今晚的情绪是平静的、自在的;

秋夜虽有风,但仍然留存夏日的余热
不妨尝试用「睡前一小时」整理一天的情绪
清凉入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