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那个猛1是我的安眠药。

  • 最新
  • 精选
  • 区块链
  • 汽车
  • 创意科技
  • 媒体达人
  • 电影音乐
  • 娱乐休闲
  • 生活旅行
  • 学习工具
  • 历史读书
  • 金融理财
  • 美食菜谱

那个猛1是我的安眠药。

七色棒棒糖 小攻和小受的日常 2020-05-17



音乐资源加载中...

var qm0 = new APlayer({element: document.getElementById('player0'),narrow: false,autoplay: false,music: {title:'十分十二寸',author: '林子祥 - 歌曲合辑',url:'http://isure.stream.qqmusic.qq.com/C200000YaAcn21A7dg.m4a?guid=2000001731&vkey=EA1E6800D79411F2470AEF2CA70D1A13C6079FE6D88D9A6D52629097B1CD443E1ACA88BE10687C1A823337D6B5D5ADC9546047FFD28D826F&uin=&fromtag=50',pic:'https://imgcache.qq.com/music/photo/mid_album_68https://y.gtimg.cn/music/photo_new/T002R68x68M000001ZaCQY2OxVMg.jpg'}}); qm0.init();


这半年为了对抗失眠,我用过好多偏方。

 

失眠的那根引线是现在的这份新工作。刚入职没一周,领导在午餐跟我们一脸神气地说她买了一套房子,两居室。她在这个动辄房价上千万的城市终于有了自己的家。

 

重点是,她只比我大三岁。

 

关于成功的定义,或许每一个人都不相同,有人只要吃得起饭也算成功,有人定义成功需要黄金万两,不过从大众的意义上,成功的物证自然指向高薪高职高级品。


那天晚上回去,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怎么都睡不着了,要是我这三年多把心思用在工作上些,或许也不会像现在一样职位和刚来第一年转正时一样停滞着毫无起色吧。

 

其实对比身边的人,我的焦虑来得算是很迟的那一茬人。如果按照某些人的心态,我应该在刚到这座城市的第二年,与我同一天到这座城市的朋友从月薪三千涨到八千就开始焦虑了。

 

可当时我并没有,当时我正谈着一场恋爱,一场算是稳定的恋爱。

 

我跟前任认识第二个月开始同居,住在一起的一年零八个月感情一向很好,至少我是这样认为。偶尔我跟朋友出去吃饭,他们也说羡慕我,说我很幸运,说在现在的社会,钱容易找,可像我那样稳定且脾气好又合得来的恋人难求。

 

在他们说起工资时,我在心里是有一丢丢嫉妒的。可他们一说羡慕我的恋情,我又很轻松地接受了这个说法。他们说的对。他们没什么值得羡慕的。别看他们工资比我高一点,但又有什么用,还不是周末一通电话都被给喊着去加班,晚上下了班回去,被窝里连一个人都没有,像一条狗似的。

 

人生哪能事事如意,或许有,但必然不属于我们这种层次的人。我们能在恋爱、钱、健康三样东西中,得到一个算是很有了垫底的资本,得到两个开始够得上幸运两个字。要三个占全,那应该是中大乐透的概率。

 

很多次和朋友吃了饭回到我和前任租的那间不足十平米,几乎没买任何装饰的背阳出租次卧,我都会一把上前从他的背后伸手抱住前任,向他感叹。

 

“啊,真好啊,在这个城市里,我们只是穷了一点,但我们也不穷,至少我们还有对方,还有爱情嘛,我呀,也不求升职加薪了,也不求买房买车,有你这点爱我就好了。”

 

前任向来是笑了笑,手从腰部绕过来,抱住我的腰。

 

“你是不是又喝酒了。”

“我没有,我就是觉得我好喜欢你。”

 

恋爱自然和和人恋爱,人心一向又是夏日的天气风雨难测。前一会的时间瞧着还艳阳高照,没过一会的功夫又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前任在和我在一起三年半说要分手,我问他喜欢上了别人吗?他说没有。我再问他是什么原因,他回答我与我在一起这三年彼此都没有成长,两个人在一起也只知道玩,继续在一起只会互相拖累。

 

我跟他说过,我可以改,可以把心思多放在工作上,好好去上班,多花点时间加班。但他依然坚决要跟我分开,说这三年他跟我说过很多次了,让我多用点心思在工作上,升职存钱,别像个高中生,一到下班的点就往屋里冲,工作三年毫无。

 

要和你分手的人总有千万种理由,只要你没有确切的证据,他说是哪种便是哪一种,我们又哪里可以分得清楚呢。

 

前任跟我说了分开的第三天从我们住的地方搬了出去,搬出去后他给我发了一条微信说,“你工资不高,我给你多交了半年的房租,这半年你好好工作,争取多赚点钱。”

 

我再给他回消息,发现他把我拉黑了,电话、电话也打不进去了,我像是一条给拽上岸的鱼,在岸边蹦跶过几回可都没有好结果,也就认了。

 

人在点子背的时候,坏事一件接一件的。和他分手没过半个月,人事在QQ上给我发消息,让我下午去找他,我在网上搜索人事找自己会是什么事情,看了一圈都说是要被辞退。所以心里也有了一点准备吧。我是在被辞退以后才知道被辞退时应该会有赔偿,何况我上班也有三年多了,按照N+1的赔偿应该能拿到四个月左右的工资。

 

可那会我完全懵了,人事准备得也很齐全,自愿离职的合同摆在了桌子上,他又一直很耐心地跟我说,说我来公司三年都没有给公司带来任何效益,加班时间也短,为了大家都好最好是能主动签了合同离职。我这人能力没多少,自尊心却又不少,人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也不想再听更难听的了,赶紧就签了合同,同意了离职。

 

我花了快两个月的时间,每天都投了超过二十份简历,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也就是我前面说的现在的新工作。

 

被赶走过一次,我不太想又尝到被赶走的滋味,我入职的第一天开始就很听领导的话,只要是她交给我的每一项工作,哪怕明明不是我所在的岗位要做的我都尽量去完成,因为怕又被盖上不上进、创造不了效益、每天不加班的戳,我开始每一天晚上都要坚持等到部门所有的同事都走了我才离开办公室。

 

北京冬天的晚上很冷,好在我住的地方离公司不是很远,有时候地铁停运了夜间的公交依然在运营。我到北京的第四年了,才渐渐开始熟悉北京的夜晚,街上人不多,店铺都关了,公交车永远有位置,到站时会开灯,离站时会熄灯。

 

公交只留了司机头顶的灯,车厢是一个漆黑的盒子,在这座高楼耸立的城市里没有声音地穿行。

 

我并不快乐,我内心依然厌恶加班,依然讨厌上班。不过人有时候也很奇怪,在经历过因不上进被分手和因不上进被辞退后,再加上想起前任离开时的样子、和我一同到这座城市的人工资听说今年又涨了、比我大三岁的领导买了房子后,我开始逼迫自己再不喜欢现在这份工作,我都会尽力让自己至少去做。

 

我一边用力压制我想离职,想回老家的想法;一边又因为不甘心就这样灰溜溜地认输,当一个落败的小兵。我拼命在挤压与撑住自己中摇摆,就像是在挤压一个并没切开的柠檬似的,外表看着是完整的,内里却已经酸水破壁,我终于开始失眠了。

 

失眠不好受,是真的不好受,好多个晚上,我觉得身上没力,可阖上了眼却怎么都睡不着。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干脆睁开了眼睛,侧着身子卧着,看着卧室里的东西。仍然没什么装饰物,之前前任的东西搬走了,这个背光的次卧现在愈发空荡荡了,桌子上只有一部笔记本电脑,如果插着电会亮着灯。

 

为了对抗失眠呀,我用了好多种方法,洗热水澡,泡脚我试过,没用。

 

我有听人说,可以放一些舒缓的音乐助眠,我也试过,不过音乐这个东西各人听有个人的情绪,它非但没有帮我睡着,反而让我各种各样的想法都聚在一起,脑子里一会想起前任的脸,一会想起领导的房子,前任应该过得还不错吧,睡得很好吧。领导的房子应该是朝阳的吧,她那么讲究,屋里会不会放着熏香很好闻。

 

后来我还试过别人推荐的褪黑素,可也没用,直到我碰着了他。

 

城市大的话有一点好处,你永远不会孤独,哪怕是再夜深也有人和一样孤独的失眠。我是在一个工作日的失眠晚上,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我拿起来看,有一个人给我传了一条信息,问我约不约。

 

当时已经是凌晨的三点了,横竖也是睡不着,我回了他的信息说约。我们交换了照片,互相都觉得满意,我给他发了我的地址,约他过来。好像没过一刻钟,他到了我家门口,毕竟是半夜,他没敲门,只是给我发了消息。

 

“我到了,你开门吧。”

 

我穿着内裤去开门,把他带回了房间,我们没有开灯,没有说一句话,摸黑做了。不知道是不是没开灯的原因,视线里一片黑,人的其他感官反而被放得更大,比如他身上的味道很好闻,他的皮肤温度比我稍微低那么一点,靠着很凉快。他的力气又很大,每一回进来与拔出去都大开大合。

 

完事儿后我忽然就睡意来了,我把他送出去了,鼻子里有他刚刚留下来的味道很快就睡着了,不过没睡着一小会,我又醒了,我嗅了嗅枕头和被子,他留下来的味道很是稀薄,得很用力才能闻到,我又开始睡不着了,我有点想他回来,睡在我的旁边。

 

我从枕头边上摸过来手机,发现他在十分钟前还在线,给他传了一个消息。

 

“回去了吧?”

“恩。”

“还不睡吗?”

“没睡着。”

“你也失眠了吗?”

“恩,你也经常失眠吗?”

“是的。”

“那我刚刚看你好像很困的样子,还想说怕打扰了你。”

“刚刚睡了一小会,不过又醒了。”

“快睡吧,明天还得上班吧。”

“是,你也早点睡吧。”

 

我把手机放在了床头,断断续续睡了一小会,等到终于睡得沉了,闹钟又响了,又该起来上班了。隔天晚上,凌晨一点,我依然没有睡着,我不知道在想什么,拿出手机打开小软件找到了他,发现他也在线。

 

“没睡吗?”

“没睡。”

“要过来吗?”

“好的。”

 

他过来了,我们又做了,完了我又有点困,他准备要走,我开玩笑地问他。

 

“你是不是个行动的安眠药啊,怎么你在我就很困。”

“哈哈哈,说着也很奇怪,跟你做了我也很想睡觉,但一回去,就又睡不着。”

“那是真有点奇怪。”

“恩,趁这会有睡意,赶紧睡吧。”

“好的,有个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情?”

“你可以留给我一件你的衣服吗,我好像闻着你的味道比较容易睡得着。”

“行,那我下回来拿。”

 

他留给我一件他里面打底的短袖,我枕着那件衣服倒是睡得很快,也没有做梦。后来的两天我们没有联系,我抱着他的衣服,闻着他的味道,洗过澡,很快就睡着了。只是衣服上的味道不浓,没隔上几天就有些淡了。我想试试是不是这段时间状态好一些了,容易睡着了,可我真等他衣服上的味道散去了,我又开始失眠。

 

我有点讨厌自己!怎么会眷念一个人的味道,我尝试在周末的晚上约其他的人并留他们过夜,但那些人留下来了,我却因为枕头边上躺了一个人更是睡不着。最丢脸的一回,是我在半夜的时候好不容易睡着一点,但却被床边的那个人呼噜的声音吵醒了,气得直接起来把那个人赶了回去。那个人骂我是疯子,一出门就把我拉黑了。

 

屋里剩下我自己,我找出手机,找到他,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最近睡得好坏,你可以过来吗?顺便拿回你的衣服。”

“好。”

 

说来也奇怪,那天他来了,我留他过夜,他睡在我的边上,我们甚至没有做,但我真的睡着了。可能他真是是我的安眠药吧。


基基 | 作者

公众号:一只基基

封面自取

记得听歌哦!!!


    


-

    前往看一看

    看一看入口已关闭

    在“设置”-“通用”-“发现页管理”打开“看一看”入口

    我知道了

    已发送

    发送到看一看

    发送中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取消 允许

    取消 允许

    微信版本过低

    当前微信版本不支持该功能,请升级至最新版本。

    我知道了 前往更新

    确定删除回复吗?

    取消 删除

      知道了

      长按识别前往小程序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Twitter豆瓣百度贴吧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小攻和小受的日常 热门文章:

      论圣诞老人选雷凌Turbo的正确性    阅读/点赞 : 43246/210

      小攻怎么进入熟睡小受的身体    阅读/点赞 : 42583/163

      盘点最奇葩的自慰方式2.0    阅读/点赞 : 38699/145

      跨越两小时的爱恋    阅读/点赞 : 30168/234

      有一个在意朋友更多地男票是怎样的体验    阅读/点赞 : 28682/160

      一年了,谢谢有你❤️    阅读/点赞 : 28519/947

      【大声说出爱】第20期 给小学弟的一封情书    阅读/点赞 : 18456/139

      【基友一家亲】第328期小受篇    阅读/点赞 : 14399/146

      【大声说出爱】第24期 张先生,我们走下去好吗?    阅读/点赞 : 8111/155

      【大声说出爱】第29期 一个熟悉男人的独白    阅读/点赞 : 6711/152

      区块链是什么?

      小攻和小受的日常 微信二维码

      小攻和小受的日常 微信二维码

      小攻和小受的日常 最新文章

      那个猛1是我的安眠药。  2020-05-17

      【基友一家亲】第1022期丨黄少  2020-05-17

      爸爸给我讲了个笑话  2020-05-17

      同性恋的旅行在寻根  2020-05-16

      【基友一家亲】第1022期丨黄少  2020-05-16

      真搞不懂你们为啥总是追求1080p、720p  2020-05-16

      想着阿旺的脸,荸荠撸了一发。  2020-05-15

      【基友一家亲】第1021期丨Mr左  2020-05-15

      分手后约了一炮  2020-05-15

      你要吃我的大蛇吗?  2020-05-13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 document.write(''); })(); (function(){ $("img").lazyload({ effect: "fadeIn", threshold: 200, });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